Samsara🐧

今天在漫展买了几个签名板,结果老叶和江副的都重复了…想问有人要换的吗…

@叁色丸子
一个repo,昨天收到货真的超开心!好多个翔翔摆在桌面上,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QwQ
表白一下太太!每一张图都很棒!谢谢太太画出了这么好的他!

【翔周/昊远】Youth(3)

1.曾经是个写手,废了很久了,姑且算作复健文,私设如山
2.标的翔周但其实不分明,当做无差看也是可以的
3.吃的cp很多但这两个冷到南极【哭】希望能认识一些小伙伴
4.高中狗更新周期极长

谢谢看完上面的废话,下面正文



3
午饭后,周泽楷把孙翔带到了宿舍楼下。和唐昊通了消息后,孙翔才知道他这三天到处跑,就为了把自己这边三个人调到同一间宿舍。问清了门牌号,孙翔念了出来,看向周泽楷。

“你这边,我另一栋。”周泽楷用手指分别点了点两栋不同的楼,又看着孙翔的行李,“要帮你拿吗?”

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就好了。今天真的谢谢你啊!”孙翔拎起自己的箱子,朝周泽楷摆了摆手。

周泽楷点了点头,身子侧向自己宿舍的一边:“课上见。”

简短的道别后,孙翔自己把行李提到了宿舍,还好楼层不高,否则这么沉的箱子提起来确实够呛。

一间宿舍四个人,除了孙翔、唐昊、邹远外还有一个人。孙翔推开门时,那个人正坐在床上,头上罩着个巨大的耳机,压得头发胡乱翘起。大腿上架着一部笔记本电脑,嘴里叼着一根雪糕,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。孙翔抬头看了看他,那人似乎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,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说话,找到自己的床位,放下行李,把东西一件件往外掏。

什么声音这么吵啊?噼里啪啦的。孙翔皱起了眉头,看向那个床上的人,心里想大概是键盘声。看起来是在打游戏,不过这频率也快过头了吧?还持续了这么久。怕不是被打爆了,气得一股脑乱敲键盘。但是那人的表情却很淡定,嘴里叼着的雪糕晃都不晃一下,除了眼睛格外有神,可以说是一脸冷漠。再想到自己进门时他毫无反应,孙翔得出了一个结论:这一位肯定很高冷,脾气可能还不好,也不知道唐昊有没有和他打起来。

“靠!”床上那人突然大声骂了一句,而后低声抱怨着,一手把耳机拉下来挂到脖子上,一手握住了嘴里的雪糕棍子。

这一声惊得孙翔手一抖,充电器掉到了地上,换来了又一声大叫:“啊——”

床上那人爬到护栏边往下看着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啊?干嘛不出声,吓死我了!”

孙翔默默在心里把刚刚那个结论给划掉:“有五分钟了吧。”

“啊?我都没注意到。”那人挠了挠鼻头,“四号床啊,你是那个孙什么来着的是吧?我叫刘小别,字怎么写表上印着了。”

“我叫孙翔,表上也印着了。”孙翔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敌意。

“哈哈,你之前还没到我就没记名字嘛,现在你到了我就记住了。”刘小别依然趴在护栏上,随手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往下一合,笑嘻嘻地看着孙翔,“你看已经到了的那个,日天日天,记得多快。”

哈哈哈唐日天这才几天啊你就被别人抓到了槽点,笑死我了,什么敌意啊,这哥们多好玩啊。孙翔的内心翻滚着,差点要笑出声,不过他还是没有直接说出来,而是换了个话题:“你刚刚拿着电脑干嘛呢?直接合上不大好吧,久了容易卡。”

“打游戏嘛,也没开别的东西,关了客户端就无所谓了。放心吧,我电脑不值几个钱,还没这耳机贵呢。”刘小别摆摆手,把耳机摘下来轻轻放在床上,打算爬下来。

孙翔哑然,口袋里正放着个四十块的耳机,他无话可说,也不知道有没有三十块的电脑。

刘小别一边爬梯子一边抱怨:“刚刚都快赢了,突然掉线。连别人的移动WIFI真的不可靠啊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放校园网办理。”

“难怪这几天唐昊都不给我推视频了,以前老给我发对战录像。”孙翔给刘小别拉了张椅子,让他坐在一边,“我又没兴趣看,烦死他了。”

“你们认识啊?”

“嗯,还有邹远,我们高中同学。”孙翔停下了收拾东西的动作,“你可别叫他邹什么的啊。”

“不会不会。”刘小别又嘻嘻地笑了一声,“说实话我只记得那个远字。”

“……他下午就该来了,你记一下吧。”

“没问题,现在记住了。”刘小别从椅子上站起来,“啊真的无聊,我帮你收拾东西可以吗?”

唐昊发来消息说到了校门口的时候,孙翔的东西已经差不多收拾好了,就是衣服还要等清洗了衣柜才能放进去。期间他和刘小别简单地交流了几句话,大概知道了他是学音乐的,桌子上那个黑漆漆的包里装着吉他,而那个比电脑还贵的耳机是高考后他自己买的,这让他从高三刚开学一直吃土到现在。

他也想有更深的交流,但是刘小别总在哼歌,他不打好意思打断。

“去不去接唐昊他们啊?”看到消息,刘小别问道。

“不去!他今天坑死我了,我还接他?”孙翔翻了个白眼,但又想到遇见周泽楷的事,语气又没那么愤怒了,但脾气都发了也不能收回去,“他柜子在哪呢?我要吃光他零食,你一起吗?”

“这……不大好吧……”

“怕什么,他欠着我一个暑假的网费呢。吃不吃?”

“好。”

唐昊推开门,正好看见孙翔和刘小别面对面坐着分薯片。他愣了一下,大步走过来想抢走,孙翔却一下子站起来绕过他,走到门口:“你谁啊?离我远点。来,邹远吃不吃薯片?拿着吧。”

把包装袋往邹远手里一塞,孙翔料定了唐昊不会抢邹远手上的东西,就肆无忌惮地站在门口继续吃。

“呵呵,不跟你计较。”唐昊把邹远的行李从门口都拖了进来。

邹远站着没动,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两人:“他们两个就这样,小别你不用理。”

邹远一走进宿舍,刘小别就觉得不一样。第一眼看见唐昊和孙翔时,不管外貌还是气质,他都觉得有点攻击性,甚至思考起了自己未来会不会遭遇校园暴力。但邹远不同,是个眉眼很温和的人,举止之间也少了胡闹的味道。也不知道这三个人怎么玩一起去了,不会是收保护费认识的吧。

虽然脑子里胡思乱想,但刘小别还是站起来开了句随意的玩笑:“邹远啊,看着就没他们两个那么幼稚。”

“拉倒吧,你打游戏时那么幼稚,我看得清清楚楚。”唐昊毫不留情地戳穿他。

“是啊,刚刚掉线了还在那鬼叫呢。”孙翔也立刻忘了刚刚的脾气,给唐昊帮腔。

邹远把薯片袋子推回给孙翔,自己走到行李箱前打开来:“打游戏的时候都一样嘛。不过刚刚唐昊在路上说了,四个人都玩荣耀也是巧,等网络好了可以一起啊。”

孙翔和刘小别却异口同声:“啊?”

“怎么了,你是觉得邹远看起来不像会打游戏吗?他是弹药,不过确实没我们玩得疯。”唐昊朝刘小别简单地解释了一下,又转向孙翔,“倒是你啊个鬼啊?”

“带刘小别?你看得上他啊?我以为他很菜的!”

“你才菜!我说,你不是不玩荣耀吗?”

什么鬼?你们到底有什么可怕的误会?唐昊不知所措。

孙翔抬手指了指刘小别的电脑:“我刚刚进来听到你敲键盘的频率,快成那样,我们就小爆发的时候是这种手速。你噼里啪啦了快两分钟,难道不是被虐到脸滚键盘?”

“手速?不是,你问过我的吉他和钢琴了吗你就质疑我的手速?”刘小别哭笑不得,“你自己说了唐昊给你发的对战录像你都没兴趣,不就是不玩吗?”

唐昊走上前,拍了拍两人的肩膀:“咳,我介绍一下。小别,没我厉害,但手速确实特别快;孙翔,也没我厉害,但因为有张神卡所以老是不屑于看一般的录像。”

解除了误会的两个人对望一眼,什么都明白了,但是。

“唐昊这人怎么这么臭不要脸。”

“打死他吧。”

邹远不大喜欢别人帮他收拾,所以另外三个人被打发去打扫卫生。要清洗的不只是新来两人的床铺、桌椅、柜子,而是整个宿舍。

“住进来三天了没拖过地没擦过窗玻璃,你们两个也能活得好好的?什么?你们连垃圾袋都没有?”来自难以置信的邹远。

一切都做完了,刘小别立刻急不可耐地要看孙翔的账号卡:“居然是一叶之秋啊!快给我看看”

“这么激动?一看就是那时候没打赢吧。”孙翔挑了挑一边眉毛,把卡递了过去。

“切,我那时打了两场就不想打了。剑客挺好的,我没必要非换个战斗法师。”刘小别接过卡,仔细端详着,“不过这首版卡我真没见过,挺新奇。”

“我就是狂剑士换成这个战法的。账号好就行,职业我无所谓。”孙翔耸耸肩膀,“不过你和唐昊倒是一样,他就只想玩流氓,原主说送人的时候他一点兴趣都没有。是不是啊唐……人呢?”

刘小别从账号卡上移开视线,环顾四周,宿舍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:“好像刚刚出去了,和邹远一起。”

孙翔嘴一撇,声音低沉:“哦,去聊天了吧,算了不管他们。”

刘小别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你怎么怨气很重的样子啊?”

孙翔气呼呼地瞪眼,把自己摔进椅子里:“从刚认识那天,那混蛋就对我恶声恶气,但跟邹远就特别能聊。宁愿帮他背两个包也不肯帮我拎个塑料袋,这区别对待,忍不了。”

你自己不也是老怼唐昊,跟邹远就很客气?这区别对待没好到哪去。刘小别在心里吐槽。

“烦死了,不说他们,我还是跟你说一叶之秋吧。”

唐昊确实是看到邹远出门后也跟了出去,此时两人一起靠在走廊的围栏上聊天。

“你居然真的调好了宿舍。我看你这几天一直抱怨,都以为你放弃了。三个系,要调很麻烦吧?”

“是啊,要跑的何止三个系,累死我了。”一想到研究宿舍安排表的日子,唐昊就头疼。

邹远脸上的微笑一直没有消失:“那还真是辛苦,有空了我们两个请你吃饭啊。”

“孙翔才不会。帮他调宿舍也不谢我,还吃我一堆零食,就记得我没说清楚大门在哪。”唐昊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变成含在喉咙里的嘀咕。

“不一直这样吗?就当你还他网费吧。你们真是,跟小别才认识多久,连他都觉得你们幼稚。”

“他胡说八道,你别信。”唐昊异常笃定。

邹远的声调突然上扬了,带着一点疑惑:“对了,孙翔怎么到宿舍的?突然开窍了?”

唐昊被这么一问也奇怪了。孙翔确实没说怎么回事,就是突然发来信息,说自己吃完饭了,宿舍门牌多少。

“我不知道,待会儿问问他。估计有人带路,就他那路痴的程度……”唐昊一边说一边偏头看向邹远,说到一半硬生生打断了自己,“不是我说,你今天怎么一直笑啊?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

今天从见面开始,邹远就一直带着微微上扬的嘴角,有时说着说着还会突然咧嘴笑出声来。平时的邹远一直情绪内敛,神色温和但没什么起伏,今天这么反常,唐昊怎么看都奇怪。

“没什么啊,就……你来接机我很开心,开学能读美术我很开心,和你们住一个宿舍,新舍友小别人很好,还能一起玩游戏,这些都很让人开心啊!”

虽然邹远的声音里满是真诚和兴奋,但唐昊还是想不通:“就这些?能笑这么久?你把话说清楚啊。”

“真的,没骗你,就这些了。”邹远抬头看了看天空,长舒出一口气,又转回来微微仰起头,直直看进唐昊的眼睛中,“我真的,好久没这么开心了。”

看到邹远眼中毫不掩饰,肆意绽放开的欣喜,唐昊有些愣神。

上一次看到这样的邹远,他还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。

“等会儿要不要一起出去吃晚饭啊?”回到宿舍,唐昊随口朝坐着的两人问道。

“算了吧,今天咱们都折腾得厉害,你不累啊?”孙翔首先挥了挥手拒绝了,余光却飘向了刘小别。

一叶之秋的话题其实没延续多久就转移到了现实生活中,孙翔对刘小别那个耳机还是很好奇,就问了几句,没想到刘小别苦了一张脸说:“不想说这个,还欠着爸妈几千块钱呢。”

“什么情况?”孙翔吓得差点没坐稳。

“他们吧……挺奇怪的。”刘小别纠结地开口,“生活费从没克扣过我,乐器乐理声乐这些课,几万几万地给我花钱也不皱眉头的。但耳机这事儿就是说不动,想买就得自己从生活费里省。”

“然后你就……”

“对啊,我高三攒了一年呢都没够,结果高考完了又碰上这一款降价,一万三降到九千呢!我就向他们……借钱呗。再加上电脑里买了两三个软件也是借的钱,合起来就……五千多了吧,暑假一直在打工还钱。”

孙翔听着这一个个数字更害怕了:“别哥……你家里……很有钱吧……”

“也不算吧……而且我家再有钱,也不是我有钱啊!”刘小别的脸还是皱着的,“我每个月生活费就是够用,剩不了多少,现在肯定得去打工。唉,真的土都吃不起了。”

了解了这一点后,孙翔心里虽然还是无法理解那一串数字,但也不想让刘小别真的吃土,毕竟出去吃晚饭一般都意味着花一大笔钱,就率先拒绝了唐昊。

刘小别立刻跟着点头:“没错,我看你们今天到处跑,累坏了吧?”

“可不是嘛。那就让今天最悠闲的别哥请大家吃泡面吧,我看你架子上挺多的。”孙翔接着说。

刚刚还心怀感激的刘小别挤出笑容:“那当然了。”

TBC



这章好像主要是七期四人组齐聚了,带一点昊远。为什么这么慢热啊【哭
写完上章之后想法变了很多,可能这个会比预料中长一些吧

【翔周/昊远】Youth(1-2)

1.曾经是个写手,废了很久了,姑且算作复健文,私设如山
2.标的翔周但其实不分明,当做无差看也是可以的
3.吃的cp很多但这两个冷到南极【哭】希望能认识一些小伙伴
4.高中狗更新周期极长

好了,废话就是这些了,谢谢你看完,下面正文

1
孙翔把行李箱放在地上,掏出手机坐在了行李箱上,一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一边噼里啪啦地戳着手机屏幕给人发消息。
在这座城市,九月份,和七八两月的酷暑实际上没什么区别。除非特别浓密的树荫,否则是挡不住毒辣的太阳的。而校园的这一部分似乎是在建设中,几乎没有什么绿化工程。这对拖着行李背着包挤了好久地铁,又在校园里一刻不停地走了将近半小时的孙翔来说,无疑是十分不友好的。他觉得浑身像沾满了糖浆一样,黏腻又恶心,更别提暴露在外的手臂已被晒得发红,碰上去甚至有点疼。孙翔一直不擅长认路,一路走来,大学里所有建筑和道路在他看来都千篇一律,而看到地上四散的黄土,一堆堆砖块,和几根零星的树杈子时,他直接呆住了。
迷路了,开学第一天就遭遇这么令人绝望的事,孙翔觉得自己未来四年仿佛一片黑暗。
远离中心校区,这里十分寂静,四下只有轻微的风声,远处传来的十二点钟声,和孙翔咬牙切齿挤出来的一句话:“唐昊这个瓜批。”

低头一看手机,孙翔更恼火了。
唐三打:什么鬼?十分钟脚程你走了半小时还没到?别是傻吧?
一叶之秋:滚蛋。你是不是故意报复我?又不来接我,还给我指错路。
唐三打:那哪能啊。报复你还用得着这手段?
一叶之秋:滚,或者过来带路,马上选。
唐三打:没办法啊我还在机场,小远飞机延误得厉害,我都等饿了。
唐三打:你在哪里啊?我看看能不能指个路。
一叶之秋:我也想知道这特么是哪[图片.jpg]
唐三打:厉害啊二翔!我早你三天报道都没逛到过这地方啊。
一叶之秋:我靠那怎么办?
唐三打:呃……等我回来给你GPS定个位什么的?

孙翔翻了个白眼,连回复都懒得,直接锁了屏将手机塞进裤兜。等他?怕是要等到晚饭时间了。
想到这儿他更痛苦了。上一顿饭是昨晚六点,早餐对他来说一直是很随性的东西,早上赶着去机场就没吃。除开飞机上喝了两杯雪碧,他已经是18个小时滴水未沾了。再加上下机后的折腾和太阳暴晒,他觉得自己已经嘴唇干裂,嗓子冒烟,甚至有点胃疼头晕。
受不了了,到底往哪里走啊?真的好饿走不动了。邹远一定有带鲜花饼给我吃吧?唐昊肯定也在宿舍里藏了一堆零食……宿舍在哪?不行了,胃疼,想吐……
孙翔已经坐在行李箱上胡思乱想起来了。来个人救救我吧,谁都好。
这么想着,他似乎还真的听见了身后的拐角处传来了脚步声。余光一瞥,有个人从拐角走出,往外踏了半步就转回身走开了。
“等等!”孙翔从行李箱上跳了起来,大喊道。
脚步声停住了。拐角的墙后,一个男生探出脑袋,半长的柔软头发随着他的头略微倾斜而垂下来,清澈的眼里含着几分疑惑。阳光照在他的脸上,让那张脸看来格外白净。
妈妈,天使来救我了。孙翔在内心哭泣着。

2
他真好看啊。孙翔可能是坐太久突然站起来,有点脑供血不足,一时间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五个字。
其实不全是他的原因,眼前这个男生的外貌确实让人惊艳。半长发温顺地垂落下来,微微卷曲的刘海挡住了眉毛,但没有挡住明亮的双眼,他的五官都是精致俊朗,一身休闲服硬是被他穿出了杂志街拍的感觉。
发呆太久了,男生走近了一些,发出一个疑惑的鼻音。
孙翔立马回过神来:“哦哦你好!我不小心迷路了,能麻烦你带我去宿舍楼吗?”
男生犹豫了一下,才开口:“校门口有人,你怎么……”
“我一个朋友前几天到了,他给我说了怎么走,我就没去问学长学姐了。”说到这个,孙翔语气里又带上了些怨气。那个男生微微皱起眉头,孙翔猜他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有人指路还走错了,就接着说下去:“结果这家伙肯定给我说错了,我一步步按着这个走的还没找到,你看。”
说着孙翔掏出手机,翻出唐昊昨晚给他发的消息,递到那个男生面前。
看到对话框顶上“日天”这个备注,男生干笑了两声,又说:“没错的,但有两个大门。”
孙翔听了想打人,一路走下来他就是觉得不对劲,却不知道哪里错了,原来是第一步“从大门进去”就出了问题。
看着孙翔复杂的表情,男生笑了笑,往拐角的地方歪了歪头,示意出发。孙翔长叹一口气,拖起行李箱跟了上去。才走几步,男生又停了下来,转过身打量着孙翔,然后把手搭上他的肩,在孙翔吃惊的眼神中摘下他沉重的背包,背到自己肩上,才继续向前走。
孙翔愣了一秒又追了上去,没有了背包的负重,他顿时觉得身子和心情都轻快了许多,也有力气闲聊了:“诶,你叫什么呀?哪一级的?”
“周泽楷,新生。”
他的声音很轻,又总是软软的,念起“周泽楷”三个脆生生的字,格外灵动悦耳。
“周泽楷……真好听。说起来你为什么要走到这里来啊?”
“逛逛,熟悉环境。”周泽楷的话还是很简短。
孙翔听着他的说话方式觉得格外好玩,并不在意这样说话容易把天聊死,自顾自地往下讲:“好像大部分人都有这个习惯啊,新入学时逛逛校园。我就不喜欢,高中学校也大,我就天天跟着朋友走。结果这两个人居然大学都不和我一起读外语,又要去找别人带路了。”
周泽楷扭过头,对他扬起嘴角:“我读外语。”

孙翔读外语系这件事,基本上在高二就成定局了。高二读了理科之后,越来越艰深的数字计算让他的成绩一直挂在中游,只有英语一科始终拔尖,次次都能考年段前几,还自学了一门小语种
偏偏他的五官格外的笔挺英锐,加上出众的外语,“混血小王子”的外号就在全年段叫开了,但其实这一开始只是唐昊的一个嘲讽意味的玩笑。
高考后他一直想去染发,但父母拦着他,直到高考成绩公布的那天。总分超出预料一点点,考理想的大学够了,英语146,爽。孙翔把成绩单打印出来扔在客厅茶几上,叫上唐昊邹远就出门染了个金发,潇洒地继续当“混血小王子”。
但唐昊一直是理综不错,英语苦手,邹远虽然总成绩是三人里最好的却坚持要考艺术。于是到了荣耀大学,他读外语,唐昊读物理,邹远学美术。报完志愿之后他还着实因这件事郁闷了一阵子。

但听到这个周泽楷和自己读一个专业,他一下子高兴了起来:“真的吗周泽楷?你二外选什么呀?我跟你说我高中——咳咳咳!”
嗓子实在太干了,禁不起他这么激动,孙翔说不下去了,难受地咳了起来。
周泽楷把食指竖在唇前,朝他摇了摇头:“嗓子会疼。”
孙翔看着那根白净修长的手指,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。
这位朋友,你打荣耀吗?
荣耀这游戏是高一升高二的暑假时,三个人一起开始玩的,从那以后,孙翔就对好看的手格外敏感。
周泽楷的手真的好看!这手敲键盘一定特别带感!孙翔的内心活动越来越丰富了。有机会一定要问问,孙翔在心里想。
周泽楷突然又停了下来:“要不要先吃午饭?”

两人相对而坐,各自面前摆着一碗面。周泽楷吃起东西来非常安静,一句话都不说,虽然他一般也不怎么讲话就是了。
孙翔吃着面条突然想起来什么,又把手机掏出来,点开QQ的界面递给周泽楷:“加个QQ吧。”
周泽楷歪了歪头,嘴里嚼着面条,手上飞快打好了一行数字,递回给孙翔。
手速可以啊,孙翔心里想着,点击了搜索键,然后看着用户名瞪大了眼。
一枪穿云。
这位朋友,别说了,你一定打荣耀。
但是,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呢?

一枪穿云是神之领域中一个极其出名的神枪手,有枪王的称号。和其他出名的玩家时不时在世界频道里刷个存在感不同,一枪穿云平时上线,做了日常,刷几个副本,然后就是竞技场。好友列表估计也非常干净,因为上线时世界频道里不会出现大面积的刷屏报点。
孙翔曾经和一枪穿云在竞技场里对上过,那个神枪让他记忆犹新。拿着双枪,像扛着大炮似的疯狂轰炸,强硬得不像个脆皮远程。最可怕的是被近了身他也不怕,靠操作生吃。孙翔觉得我不能辱没一叶之秋,我是要做二代斗神的人,斗志蓬勃燃烧,接着就停电了。
孙翔看着一叶之秋的卡,格外郁闷。
顺便提一下,这张卡的来历,是原号主在世界频道上发了一句:换号了,送卡,想要的自个儿约竞技场,谁赢给谁寄过去。
我能赢到一叶之秋,难道打不过那个神枪?孙翔不信,但那天之后他再没碰到过一枪穿云。

看着这个用户名,孙翔觉得不对劲。虽然只对上一次,但那个强硬高冷的神枪,和眼前这个老是微笑,让人觉得格外亲切的男生,是一个人?
唯一的共同点可能是都不爱说话了吧。
孙翔怀着复杂的心情吃完了这顿午饭。